主页 > 好大夫在线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好大夫在线上的伤口专家:从烧伤、烫伤到放射性溃疡找他就对了

发布日期:2022-04-11 21:44   来源:未知   阅读:

  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是全国最顶尖的烧伤治疗中心之一,主任医师陈欣教授已经在这里工作了36年。陈欣教授不仅仅擅长大面积深度烧伤的救治,更精于烧伤后瘢痕畸形的整形和功能重建,而他对于一些难治性创面的修复,在业内更是有口皆碑。在多次大型灾难的救援任务中,他多次作为国家专家组成员被派往前线。

  你可能会认为找这样的大专家看病一定非常难,但陈欣却通过互联网守护在人们身边,这样的守护,一转眼已经14年。

  去年春节,妈妈小丽(化名)过得特别糟心。年前女儿玩烟花时火星点燃了手套,烧到了右手食指。虽然伤口面积不是特别大,但因为烧伤的程度很深,达到三度,又在指尖的关节上,医生说伤口愈合以后会留疤,而且这种疤痕会影响手指关节的功能,需要做植皮手术才能解决,手术还不止一次。

  孩子才两岁,当妈的太揪心了!“真的是每天以泪洗面,我不想让她遭那么大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丽在网上到处搜怎么治疗,有人说有祖传的秘方,还有人说他的特效药可以十天治好不留疤,但更多宝妈网友们劝她,“事关孩子将来会不会留下残疾,一定要去正规医院,找正规的烧伤科治疗。”

  在大家的建议下,小丽通过好大夫在线,把全国各大医院的烧伤科比了又比、查了又查,最终联系到了陈欣教授。

  陈欣教授介绍,像这种手部的深度烧伤,在伤口愈合后,如果不及时干预,往往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瘢痕增生和挛缩。手指的关节密集,需要完成的动作非常精巧,瘢痕增生和挛缩会严重影响手的功能,尤其对于儿童而言,还可能进一步影响手的生长发育,导致终身残疾。如果缺少专业的烧伤科医生指导,家长们往往容易忽视愈合后的抗瘢痕治疗,以为伤口愈合了就算好了,最终造成终身遗憾。

  在多年的临床工作中,陈欣遇到过太多这样的遗憾。为了帮到更多人,2008年陈欣开通了好大夫在线个人主页,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患者在线问诊咨询:孩子右脚被火锅烫伤,愈合创面出现红色水泡怎么办?小孩手指电击伤,目前瘢痕挛缩小拇指伸不直怎么办?手和胳膊烧伤植皮后出现疤痕增生怎么办?……不管有多忙,他都会把患者们的问题一一回答清楚才休息,经常深夜还在回复。这件事他坚持了14年,帮助了一万七千多名患者,小丽女儿就是其中之一。

  能通过互联网获得陈欣教授的及时指导,对小丽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有些人却没那么幸运。

  来自河北衡水的小陈夫妇,他们的孩子在1岁大的时候被烫伤,因为缺少专业的抗瘢痕治疗指导,伤口愈合后,孩子右手的小指和无名指,因为严重的瘢痕增生和挛缩,粘连在一起,萎缩卷曲成了一团。

  为了避免落下残疾,影响孩子一辈子,小陈夫妇在好大夫在线上遍寻良医,联系到了陈欣。陈欣在网上回复,想要完全恢复孩子手的功能和形状,至少需要3次手术,第一次是比较大的手术,要尽可能彻底地解决手指畸形的问题;等到孩子要上学了,对手的活动要求更多,需要进行第二次手术;孩子成年以后,则要进行第三次手术改善手的外观。理想情况下,手的功能和外观就基本恢复了。

  在找到陈欣之前,小陈夫妇曾四处辗转求医。有医生告诉他们,需要10多次手术才能完全治好孩子的手。“3次”,是他们听过的最少的次数了,夫妇俩当即决定带孩子来找陈欣教授。

  烧伤科的日常工作,除了要对烧烫伤做第一时间的处理,还要解决烧烫伤后瘢痕的整形修复,畸形的功能重建。很多时候,这是更难的部分。其中,手部瘢痕畸形对功能的影响往往是最严重的,修复起来也更复杂。小陈孩子这样的小手,陈欣每年要修复200多只。

  对于小陈孩子的手部畸形,为什么仅用3次手术就能搞定?陈欣的手术“秘诀”在于精确。

  在第一次手术时,他会对要在瘢痕上切开多大的口,进行精确到毫米的评估,“如果第一次手术做不好,中国首台野外施工营地抗低温污水处理成套设备成做完三个月以后,很可能手指的畸形又重新出现了,后面就需要通过更多次手术来弥补、纠正。就跟咱们做衣服一样,老改的话,越往后越不好改了,所以手指瘢痕畸形的矫正,第一次手术至关重要,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设计。”

  陈欣常常会在是否需要把切口再延长几毫米这个小小的问题上,反复权衡。“可能少了几毫米,最终的手术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很可能出现畸形没有被矫正,或者矫正得不够。我不可能拿患者做试验,代价太高了,所以只能最大程度做到精确。”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陈欣不断追求把手术做得更精确,追求尽可能用最少的手术次数恢复患者手指的功能。但除此之外,他还追求尽可能恢复每一位患者手指的“原貌”。

  “我的老师曾经告诉我,‘要用整形美容的眼光和手法,治疗烧伤瘢痕’。每一个患者都是我的一个艺术品,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如果以后任何时候,我回头来看,都觉得没有遗憾,那才算手术成功。”带着这样的追求,陈欣在一台又一台的手术中,不断磨练自己的技术。“做好手术,一个是手术经验,一个是每台手术是不是用心了,这两点造成了一些差别”,谈及为何有这么好的手术效果时,陈欣谦虚地说。

  近20年来,烧伤科的疾病谱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大面积烧烫伤的发生情况已经大大减少,但由于慢性疾病导致的难治性创面,比如糖尿病溃疡、压疮、骨髓炎创面、肿瘤创面,以及放射性溃疡等的治疗需求却在逐渐增加。近几年,陈欣接诊最多的难治性伤口,就是乳腺癌治疗后的放射性溃疡。

  乳腺癌患者在接受放射治疗后,皮肤由于放射线的照射变得非常脆弱。放疗后的10年、20年,有人可能因为搓澡稍微用力了一点,擦破了胸口的皮肤;有人可能因为起了小疹子,挠破了胸口的皮肤……这些看上去不起眼的小伤口,在治疗初期,经常被当做普通伤口来处理。但是,反复地敷药、换药往往无济于事。在经历了不同医院间辗转治疗,直到破溃实在严重时,人们才意识到这并不是普通的伤口。而面对这种“新型”的伤口,并非每家医院都有足够的经验。

  有一位患者让陈欣印象很深刻,老奶奶已经78岁了,家人通过好大夫在线联系到他,来到医院的时候,患者的胸口已经大面积溃烂,在清理伤口的时候,他发现患者的肋骨都已经坏死了,通过伤口,甚至可以听到肺在呲呲地漏气,看到心脏在跳。陈欣介绍,这种伤口叫做“放射性溃疡”,因为被放射线照射的部位失去了神经、血运的“生机”,变成了一块“盐碱地”,丧失了自我修复功能,所以不管怎么敷药、换药,伤口都不会自行愈合。

  “对于这种严重破溃的放射性溃疡伤口,在这样一块‘盐碱地’上,皮瓣移植手术是唯一的办法。”

  陈欣仔细评估了老奶奶伤口的情况,发现手术需要切除的范围差不多是半张A4纸大小。最适合的手术方式,是在患者背部取一块皮瓣组织,移植过来。但患者背部也被射线损坏了,这让治疗雪上加霜。陈欣最终决定在患者腹部取一块皮瓣,不过因为老太太比较胖,腹部取下来的皮瓣很厚,比背部皮瓣的存活概率要低很多。

  高龄、伤口大、“盐碱地”、皮瓣太厚……手术难度可想而知,这些困难都没有让陈欣放弃。30多年的伤口修复经验,让他敢于尝试处理这类特殊的伤口。凭借合理的方案和精湛的技术,手术最终顺利完成,术后皮瓣也成活得很好。老奶奶很开心,跟陈欣调侃说,“不仅治好了病,我还顺便减肥了!”

  和伤口“较劲”,是陈欣一生的事业和追求。2013年,在老一辈专家的支持和帮助下,陈欣和一批创面修复的专家一起筹建了中华医学会系统中第一个以创面修复为主要研究内容的学术团体——北京医学会创面修复学会,并被推选为主任委员,为推动北京地区创面修复专业的发展和进步做出了贡献。

  在好大夫在线的个人主页上,陈欣写道,“对于您提出的任何医疗问题、建议及质疑,只要是在我的专业所长范围内,我都将认真、及时地回复,由于日常医疗工作较忙,我大多是晚上回复您的问题,请理解。”

  这位在技术上勇攀高峰、面对各种伤口不畏困难直面难题的大专家,在面对患者时,却一如这段寄语一样,谦和、坦诚、用心。

  不管是日常的烧伤、烫伤,还是瘢痕畸形修复、功能重建,以及最难愈合的伤口,在需要帮助的时候,陈欣教授始终都是通过互联网守护在我们身边的好大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澳门六和开奖现场直播